當前位置: 首頁 > 獨家探訪 > 正文

探訪“渡江第一船”(一):繁昌父子船

2019-04-19 15:46   稿源:南京新聞綜合廣播

微信圖片_20190419140318_副本

(記者 原玲 許明樂)首先要給大家介紹的“渡江第一船”,是渡江戰役攻克安徽繁昌戰鬥中一對父子駕駛的船。

“人民解放軍發起渡江戰役時,以木帆船為主要航渡工具,當時共籌集木船9400餘支,動員萬餘名船工參戰。安徽巢縣釣魚鄉老船工張孝華張友香父子駕駛的巢縣港1065号木帆船,載着26名勇士,向長江南岸疾馳。”

北京,中國國家曆史博物館複興館展廳的一角,一艘小木船靜靜地躺在那裡供遊人參觀,一段簡短的講解詞告訴大家,1949年4月20日夜晚,渡江戰役中從安徽無為強渡長江攻克繁昌的戰鬥打響,這條不起眼的木船奮勇争先,為後續部隊勝利渡江開辟了道路,被命名為渡江先鋒船。

微信圖片_20190419140247

中國國家曆史博物館中陳列的渡江先鋒船

視線轉向這條船的登陸點,現安徽省蕪湖市繁昌縣闆子矶。闆子矶位于繁昌縣荻港鎮往南約一千多米,素有“吳楚關鎖”之稱,為“長江二十四矶之首”,因其地勢險要,曆來為兵家必争之地。矶上豎立着一塊約五米多高的白色石碑,金色的大字寫着“百萬雄師渡江第一船登陸點”。這裡就是張孝華父子駕船的登陸點。

微信圖片_20190419140313_副本

微信圖片_20190419140257_副本

記者原玲、許明樂與繁昌縣原黨史辦主任伍先華在登陸點合影 

那麼當年,這條船究竟經曆了什麼?為了找到答案,我們進行了尋訪。

在尋訪中,我們找到了一位參加過渡江戰役的老戰士、今年86歲高齡的王德清。

微信圖片_20190419140302

記者采訪王德清

時間回到1949年,當時16歲的王德清因為有些文化,被任命為支前渡江大軍兒童團團長,駐地在位于江北的安徽無為縣.3月份的一天,無為縣來了一支大部隊,領頭的首長每天帶着幾個人,騎着高頭大馬,由王德清領路,去江邊巡察地形。

“他從巢湖一直住到我們這裡,一百多華裡都是他的部隊。他有20多萬人,就12匹馬,每天都要走我們這裡,到敵人渡江前線,騎到我們這地方來。他到這裡,我們到帶他到敵人最前線地方,我們帶他一起,我在前頭帶着(路)。離江邊20華裡他就下來了,僞裝農民。把馬放了,用大牯牛。背一個犁,扛着大鍬。”

後來王德清才知道,這位首長就是渡江戰役中赫赫有名的軍長 聶鳳智。 4月20日,國民黨政府最後拒絕簽署國内和平協定,王德清記得,當天下午,天氣很好,他隻穿着兩件單衣裳。下午3點鐘,部隊通知每個人提前吃飯,晚上有軍事行動,但并沒有告訴大家具體是什麼行動。下午吃完飯,部隊就分散到江邊的四個渡口集結,王德清帶路的部隊來到了泥汊渡口。

“一直到江邊上,晚上8點全部不動,國民黨的飛機在江面上看,放照明彈,在天空裡一放,現在怎麼這麼多船了,好多軍隊在這裡。這時候千帆競發,萬炮齊鳴。”

當夜8時開始,人民解放軍的百萬雄師萬船齊發、乘風破浪,規模空前的渡江戰役開始。晚上八點之後,以二十七軍第七十九師、第八十師共6個團為第一梯隊的突擊部隊,在夏湖至荻港之間率先開始渡江作戰。這些渡江勇士們奮勇向前,鬥志昂揚,船員們奮力劃船,揚帆前進,冒着槍林彈雨向南岸奮勇駛來。同時解放軍萬炮齊發,以猛烈的火力超越射擊,壓制南岸敵人,減少突擊隊員的傷亡,掩護突擊隊員們渡江前進。船工們奮力撐篙、劃槳,讓突擊部隊盡快搶占南岸灘頭陣地,個個争當百萬雄師中的“渡江第一船。”

微信圖片_20190419140304

記者采訪王德清

20日21時許,第二十七軍第一梯隊經過激烈登陸戰鬥,率先登陸,一舉突破國民黨軍第八十八軍防線,而登陸的第一船就是從泥汊鎮渡口出發的張孝華父子駕駛的木船。安徽省無為縣原黨史辦主任 王敏林:

“因為27軍最早發起渡江,同時也規定它是第一梯隊的班長和領頭人,已經基本上他就是。實際上張孝華因為他憑着20多年的水上經驗,對于長江的水情和水情特點非常熟悉,同時也包括信息。懷着對舊社會的一腔仇恨,也懷着對建設新中國的一腔渴望,本身這個就有意為渡江立功。”

在激烈的戰鬥中,張孝華的船舷被打漏,船艙内開始進水,他立即招呼衆人用準備好的木屑塞堵,然後,繼續駕船奮力前進。其間,張孝華的兒子張友香不幸中彈負傷,他都來不及過問,仍是全神貫注地掌舵行船。渡江戰役結束後,張友香張孝華分别榮獲一二等功,并都獲得了支前模範稱号。

微信圖片_20190419140252

張孝華父子獲得的“渡江有功”獎旗

其實,關于這第一船的認定還有一段曲折的故事。因為在渡江戰役開戰之時,還有幾條比原計劃提前出發,在張孝華之前登陸的船。安徽繁昌縣原黨史辦主任 伍先華:

“這個團當時按照命令是規定是8點半開船的。由于他們下達命令的誤傳,由于激動,235團的302排,一個排的三條船同時開船了,那個排開船了,連也跟着就動了。”

雖然最後順利抵達對岸,但軍令如山,搶跑就意味着違反了軍令,理所當然無法得到渡江第一船的榮譽。安徽無為縣原黨史辦主任 王敏林:

“後來27軍軍長聶鳳至就說到了,讓他們功過兩抵了,也不作為第一船了,就把第一船(榮譽)就給了張孝華。”

1949年4月21日淩晨3:45,解放軍二十七軍軍長聶鳳智登上繁昌的江岸,口授一份電文:“我們已勝利踏上江南的土地”,向總前委和黨中央報告勝利的喜訊。如今,這份電文也被用紅字刻在闆子矶正對江北的一塊石頭上。聶鳳智也成為渡江戰役第一位渡過長江的軍首長。

微信圖片_20190419140307

闆子矶上刻着聶鳳智電文的石頭 

當鄧小平接到聶鳳智軍長渡過長江的電報時,立即指示:“命令二十七軍拂曉拿下荻港、日内占領繁昌。”當毛澤東主席得到渡江勝利的消息時,親自動手為新華社撰寫電文消息,而消息中提到的第一個江南地名就是“繁昌”。

70年過去了,渡江戰役勝利以來,無論是江北的無為縣,還是江南的繁昌縣,都取得了長足的發展。如今的繁昌縣早已名列安徽省“綜合十強縣”,還先後獲得全國文明縣城、全國科技進步先進縣等稱号,而無為縣則以電纜業在全國聞名,号稱“電纜之鄉”,并連續9年跻身"安徽省十強縣"行列。而當年張孝華所駕駛的“渡江第一船”,帶着曆史的榮光,被呈放在中國國家曆史博物館,見證人間正道是滄桑。

感謝繁昌縣委宣傳部、無為縣委宣傳部大力支持。

【責任編輯:張力偉】

相關閱讀: